讲中国历史,看历史知识,尽在讲历史网

《朱痕记》【第二十二场】

来源:讲历史2019-04-11 19:47:54责编:桂婷人气:
字号:小号|大号
【内容导读】差役甲、差役乙(内同白)嗯哼。ú钜奂、差役乙同上。)差役甲(念)为人莫当差,差役乙(念)当差不自在。差役甲(念)风里也得去,差役乙(念)雨里也得来。差役甲(白…

差役甲、
差役乙(内同白)嗯哼!
(差役甲、差役乙同上。)
差役甲(念)为人莫当差,
差役乙(念)当差不自在。
差役甲(念)风里也得去,
差役乙(念)雨里也得来。
差役甲(白)伙计请了。
差役乙(白)请了。
差役甲(白)咱们侯爷得胜回朝,封侯之赏;多么称心满意!美中不足,不想他又丁忧
啦!
差役乙(白)什么叫丁忧。军br/>差役甲(白)丁忧你都不懂!就是老太太下世了!
差役乙(白)我更不懂。
差役甲(白)就是死啦!你懂不懂?
差役乙(白)这多干脆,费这话干嘛呀!
差役甲(白)侯爷要在坟前一祭,二爷命咱们打扫坟台,打扫起来。
差役乙(白)请。
(小开门,二差役打扫。)
差役甲、
差役乙(同白)有请二爷。
(李仁上。)
李仁(白)可曾打扫干净?
差役甲(白)打扫干净了。
李仁(白)下面伺候。
差役甲、
差役乙(同白)是。
李仁(白)有请侯爷。
(哭皇天牌。宋氏上。)
宋氏(假哭)哎呀!我的嫂子呀!
(朱春登、朱春科同上。)
朱春登(哭)老娘,母亲,娘。狘br/>(朱春登跪拜。)
朱春登(二簧导板)见坟台不由人珠泪满面,
(叫头)母亲,老娘,娘呀!
(回龙)尊一声去世的娘细听儿言:
(宋氏、朱春科、李仁、差役甲、差役乙同暗下。)
朱春登(反二簧慢板)都只为西凉城黄龙造反,
你孩儿替叔父去到军前。
路途中儿得了三枝神箭,
因此上灭黄龙扫尽狼烟。
实指望回家来母子们相见,
又谁知儿的娘命丧黄泉。
哭老娘只哭得肝肠痛断,肝肠痛断,儿的娘。狘br/>(反二簧原板)吃什么爵禄作的是什么官!
哭罢了来娘亲再把妻叹,
叫一声贤德妻你在哪边?
我和你夫妻情难得相见,难得相见!我的妻呀!
(反二簧散板)只哭得咽喉哑也是枉然。
(李仁、朱春科、宋氏、差役甲、差役乙同暗上。)
宋氏(白)大相公算了罢!不用哭啦。
朱春登(白)母亲,我爹爹坟墓现在何处?
宋氏(白)那边就是。
朱春科(白)哎呀爹爹呀!
(朱春科拜。)
朱春登(白)中军。
李仁(白)有。
朱春登(白)看官诰伺候。
李仁(白)是,官诰在此。
朱春登(白)母亲,孩儿平西有功,挣来官诰,怎的不来穿?怎的不来戴……
(朱春登哭。)
朱春登(白)啊婶娘,侄儿挣来官诰,请来穿戴。
宋氏(白)这是你母亲、媳妇穿的,戴的,我怎么能穿戴呢?
朱春登(白)她婆媳么?唉!无福消受了!
朱春科(白)教你穿戴,你就穿戴起来罢。
宋氏(白)穿戴起来。
(宋氏下。)
朱春登(白)贤弟,
朱春科(白)兄长。
朱春登(白)你伯母、嫂嫂一死,愚兄不愿在朝为官,情愿入山修道,不知贤弟意下如
何?
朱春科(白)兄长不必如此,从长计议。
朱春登(白)贤弟不必拦阻。
中军,
李仁(白)有。
朱春登(白)本爵不愿为官,意欲入山修道,在此高搭席棚,舍饭七天。在这七天之内,
有贫苦之人,前来讨饭,不许难为他们;如若难为他们,打折你们的狗腿,
记下了。
李仁(白)是。
朱春登(白)贤弟请。正是:
(念)可叹老母亡故早,
朱春科(念)怎不教人泪双抛。
朱春登(白)娘啊……
(朱春登、朱春科同下。)
李仁(白)来。
差役甲、
差役乙(同白)有。
李仁(白)侯爷传话出来:在此高搭席棚,舍饭七天。在这七天以内,如有贫苦之人,
前来讨饭,不许难为他们;如若难为他们,打折尔等的狗腿。记下了。
差役甲、
差役乙(同白)是。送二爷!
李仁(白)免。
(李仁下。)
差役甲(白)伙计,你听见没有?侯爷不愿为官,就在此处舍饭七年。
差役乙(白)什么呀!七天。
差役甲(白)不错,七天、七天。你去问问饭得了没有。
差役乙(白)还大懒支小懒,一支一个白瞪眼哪!
厨下的!饭得了没有?
厨子(内白)饭已熟了!
差役甲(白)搭出来。
(差役甲、差役乙同搭饭篮。)
差役甲(白)咱们搬个凳儿,我这边盛着,你那边看着。
差役乙(白)咱们吆喝一声!
嗨,有要饭的,上这儿来呀!
(四穷苦百姓同上,打饭,同下。)
厨子(内白)饭舍完啦!
差役甲、
差役乙(同白)这么会功夫,饭就完啦!真快!搭下去。
(差役甲、差役乙同搭下饭篮。)
差役甲、
差役乙(同白)咱们再言语一声。
早饭是过啦,午饭未到,有要饭的先别来呀!
朱母(内白)苦哇!
(二簧导板)阵阵狂风难禁受!
(朱母,赵锦棠同上。)
赵锦棠(二簧散板)婆媳讨饭任漂流。
朱母(二簧散板)怕只怕老命不长久!
赵锦棠(二簧散板)但不知何日里才得出头!
朱母(白)媳妇,好一阵狂风,也不知将你我婆媳刮到什么所在?为婆腹中饥饿了!
赵锦棠(白)啊婆婆,请在那边稍坐片时;待我讨些饭食,与婆婆充饥。
朱母(白)如此,媳妇快些前去,为婆的饥饿得很。狘br/>赵锦棠(白)二位将爷,贫妇有礼。
差役甲、
差役乙(同白)干什么的?
赵锦棠(白)可怜我有八十岁的婆婆,三餐未曾用饭,可有残汁剩饭,赏与贫妇,好与我
婆婆充饥。
差役甲、
差役乙(同白)你要饭的不看时候!早饭已过,午饭未到,那边等会,午饭得了给你多盛
点。
赵锦棠(白)偏偏来得不凑巧!
朱母(哭)饿坏了!
赵锦棠(白)哎呀!
(二簧散板)有贫妇跪席棚泪流满面,
尊一声二将爷细听我言:
可怜我有八十岁婆婆她三餐未曾用饭,
眼见得饿死在那那……席棚外边。
(哭头)啊啊啊……二将爷呀!
差役甲(白)起来,起来!
(哭)嘿嘿……
差役乙(白)你看这要饭的哭得怪可怜的,我瞧不得这个!咱们给他言语声。
有请二爷。
(李仁上。)
李仁(白)何事?
差役甲(白)外面来了一老一少两个贫妇,前来讨饭。
李仁(白)你就说早饭已过,午饭未到。
差役乙(白)小人言道:早饭已过,午饭未道,是她们苦苦哀求,没有什么说的,您给找
点吃的吧!
李仁(白)看她们的造化!
差役甲、
差役乙(同白)修好有好处哇!修得您辈辈当二爷!
李仁(白)。军br/>差役甲、
差役乙(同白)您给找点吃的吧!
李仁(白)厨下的,可有残剩饭无有?
厨子(内白)侯爷思想太夫人,吃不下去,剩下半碗残饭,拿去与他充饥。
(厨子递李仁碗。)
厨子(内白)小心侯爷的碗!
李仁(白)是。
侯爷思想太夫人吃不下去,剩下半碗残饭,拿去与她们充饥。
(李仁递差役甲碗。)
李仁(白)小心侯爷的碗!
差役甲(白)喝,吓我一跳。
伙计你看侯爷真吃好东西!丸子汤泡饭,这还有个丸子,我把它吃了罢!
差役乙(白)我掐死你!拿过来!跟着侯爷什么没吃过?什么没见过?这么个丸子就瞧到
眼里啦!没根基!馋骨头!我喝点汤吧!
差役甲(白)你拿过来吧!不叫我吃丸子,你喝汤?给人家吧。
这有半碗残饭,拿去吃去!
赵锦棠(白)放在地下。
差役乙(白)伙计,你看要饭的还有这许多规矩!
(赵锦棠取碗。)
差役乙(白)嗳!小心碗!
赵锦棠(白)晓得。
啊婆婆,媳妇讨来半碗残饭,婆婆请用。
朱母(白)媳妇你呢?
赵锦棠(白)媳妇么……唉,我还不饿呀!
朱母(白)哪里是你不饿,分明是贤德呀!
(赵锦棠回顾。)
赵锦棠(白)且。】创舜?孟裎壹曳剀,哪个在此舍饭哪?待我禀告婆婆知道。
啊婆婆,看此处好像我家坟茔,不知何人在此舍饭?
朱母(白)你我婆媳被狂风一阵,迷失路径,不知这是什么地方,哪里来的我家坟茔
。军br/>赵锦棠(白)媳妇过门的时节,到此上坟,看过碑碣,故而认得。
朱母(白)哦,你记得清?
赵锦棠(白)记得清。
朱母(白)看得明?
赵锦棠(白)看得明。
朱母(白)如此搀我看来。
差役甲、
差役乙(同白)嗨,嗨,你们往哪儿???
朱母(白)我们看看。

差役甲(白)对,叫她们开开眼!
朱母(白)朱龙、朱凤……祖先爷呀!
(朱母哭。)
差役甲、
差役乙(同白)嗨!这是怎么回事?怎么哭起来啦?惊动侯爷担不起,赶快出去!
朱母(二簧散板)一见坟台珠泪滚,
怎不教人痛伤情!
哭一声祖先爷呀!啊……祖先爷呀……
差役甲(白)别哭了,快走!
(朱母一惊,失手落碗,李仁拔刀出鞘,威吓。四军士引朱春登同上,朱春登?目视李仁,李仁忙后退,
颤抖。)
朱春登(白)中军。
李仁(白)有。
朱春登(白)外面何事喧哗?
李仁(白)启禀侯爷:外面来了两个贫妇,一老一少,前来讨饭,只因早饭已过,午饭
未到,她苦苦哀求。有侯爷剩下半碗残饭,赏与她们充饥,不想她们自不小
心,将碗打碎了!
朱春登(白)?!想是你等难为了她们。
来,扯下去打!
李仁(白)哎呀侯爷呀!将那两个贫妇,或老或少唤进一名,问个明白,若是小人难为
了她们,纵然将小人打死,也是甘心认罪。
朱春登(白)罚跪一旁。
差役乙(白)二爷,这里干净。
李仁(白)哼!
(李仁跪下。)
朱春登(白)来,
差役甲(白)有。
朱春登(白)传话出去,对那贫妇言讲:或老或少,唤进一名,席棚对话,打碗之事,一
概不究,问话之后,还要周济她们。
差役甲(白)是。
朱春登(白)转来。
差役甲(白)有。
朱春登(白)不要惊吓她们。
差役甲(白)是。
(差役甲出门看朱母。)
差役甲(白)好精神!吃饱了食困,饿了发呆!那儿惹下来,这儿睡着啦!我吓唬吓唬
她。
差役乙(白)不叫惊吓她们哪!
差役甲(白)得了!
呀呔!我把你们这项人,吃得好好饭,你要认坟!你们家有这样坟吗?认坟
也罢,你倒是小心点碗哪!你瞧瞧碗也砸啦,饭也撒啦,侯爷怒啦,二爷傻
啦,差点没把我们伙计给剐啦。
差役乙(白)没那么大罪过。
差役甲(白)侯爷吩咐下来:或老或少,进去一名,席棚答话,打碗之事,一概不究,问
罢之后,还要周济你们哪。可是这么着:你们老的进去,小的别进去,小的
进去,老的别进去,也别都进去,也别都不进去。我跟你说话哪!我们这儿
还跪着一个呢!唉!这是怎么说话的!
赵锦棠(白)哎呀婆婆。±锩娲?俺隼:打碗之事,一概不究,或老或少,进去一名答
话,答话已毕,还要周济我们,还是婆婆请进去吧!
朱母(白)啊媳妇,为婆年迈,眼花耳聋,听话不清,回话不明,还是媳妇你进去吧!
差役甲(白)这个老婆子,吃饭有她,回话她就不去了!
赵锦棠(白)待媳妇前去。
(赵锦棠欲进。)
众军士(同白)哦!
(赵锦棠畏缩。)
赵锦棠(白)哎呀婆婆。±锩婧敖辛?,媳妇有些害怕,我不敢进去!
朱母(白)哎呀媳妇。∧阒还艽蟮ń?ィ∧谴罄弦?荒盐?谀惚惆,倘若难为于你,
你在里面喊叫一声,我拼着这条老命不要了,哼哼!我就与他们拼了!
差役甲(白)好!吃饱了!跑这儿拼命来了!

赵锦棠(白)是。媳妇前去。婆婆那里等我。
贫妇告进。
(朱母暗下。)
差役甲(白)贫妇告进。
众军士(同白)哦。
赵锦棠(白)参见侯爷。
(赵锦棠跪。)
朱春登(白)那一贫妇,为何不抬起头来?
赵锦棠(白)有罪不敢抬头。
朱春登(白)恕你无罪。
赵锦棠(白)谢侯爷。
(朱春登、赵锦棠对看。)
朱春登、
赵锦棠(同白)哎呀且。】凑猓ㄆ陡荆?ê钜?,好像我(妻)(夫)模样,婶娘道
(她)(他)已死,怎么(她)(他),(她)(他),(她)(他)还
在?既是我(妻)(夫)就该相认。
哎呀我那(妻)(夫)……
众军士(同白)哦。
朱春登、
赵锦棠(同白)哎呀且慢。错认(民妻)(官长)于理不合。这、这、这便怎么处?
朱春登(白)我自有道理……
那一贫妇,我手下之人,哪个难为于你,从实讲来!
赵锦棠(白)就是这位将爷他……
李仁(白)呔!我们手下之人,哪个难为于你,当着侯爷在此,从实讲来。你们讨饭吃
的呀,也要放出一点天理良心来。
赵锦棠(白)侯爷,他、他、他是一个好人。
李仁(白)侯爷开恩。
朱春登(白)起过一旁。
李仁(白)谢侯爷。
差役乙(白)二爷受惊!
李仁(白)滚了下去。
(差役甲、差役乙同下)
朱春登(白)那一贫妇,姓什名谁,从实讲来,不要害怕,好周济你们。
赵锦棠(白)侯爷容禀!
(西皮导板)有贫妇跪席篷泪流满面,
众军士(同白)哦。
朱春登(白)两厢退下。
(众军士、李仁同下。)
朱春登(白)面朝前跪。
赵锦棠(白)是。
(西皮慢板)尊侯爷细听我表叙一番:
朱春登(白)家住哪里?
赵锦棠(西皮慢板)家住在山东齐河小县,
南门外双槐树有我的家园。
朱春登(白)你父何人?
(李仁暗上。)
赵锦棠(西皮慢板)我的父赵都堂官高爵显,
朱春登(白)。∨浞蚝稳耍拷。
赵锦棠(西皮慢板)配儿夫朱春登……
李仁(白)看刀!
(李仁拔刀欲砍赵锦棠,赵锦棠惊跪走。朱春登止住。)
朱春登(白)?!你侯爷在此问话,要你多事!还不下去!
李仁(白)?!是。
(李仁下。)
朱春登(白)那一贫妇,配夫何人?讲。
赵锦棠(西皮原板)配夫君朱春登结发良缘。
朱春登(白)你丈夫往哪里去了?
赵锦棠(西皮原板)都只为西凉城黄龙造反,
朱春登(白)黄龙造反与他什么相干?

赵锦棠(西皮原板)我夫君替叔父去到边关。
朱春登(白)可有书信回来?
赵锦棠(西皮原板)去时节有宋成相随为伴,
回家来道夫君命丧军前。
朱春登(白)哎呀!原来宋成果然这等可恶!这一刀真不枉也!
后来又怎样?讲。
赵锦棠(西皮原板)我婶母她逼奴另行改嫁,
朱春登(白)改嫁哪个?
赵锦棠(西皮原板)她言道嫁宋成天配良缘。
朱春登(白)婶娘!这就是你的不是了!想那宋成乃是甚等样人,敢娶都堂之女,侯爷之
妻。真真是岂有此理!
那一贫妇,你是从也不从?
赵锦棠(西皮原板)因不从打至在磨坊碾面,
朱春登(白)是。?淮拥暮茫∮兄酒?⊥?陆。
赵锦棠(西皮原板)又不从打至在牧羊,
(西皮二六板)山前。
每日里吃的是黄韭淡饭,
到晚来与群羊在一处安眠。
被风飘迷路途来此讨饭,
不提防误失手将碗打残!
(西皮摇板)望侯爷开大恩将奴放转,
(哭头)侯爷呀!
(西皮摇板)到来生变犬马结草?还。
朱春登(白)哦!
(西皮慢板)听我妻赵锦棠细说一遍,
好一似刀割肉箭把心穿。
婶娘道她婆媳早把命断,
为什么她还在阳世人间?
莫不是死得苦冤魂不散?
莫不是魍魉鬼把我来缠?
我这里出席棚用目观看,
又只见那红日未落西山。
赵锦棠左手上有?砂一点,
是不是向前去细问一番。
(行弦。)
朱春登(白)。?且黄陡,赵锦棠左手之上,有?砂一点,你可有?
赵锦棠(白)这个……有。
(朱春登看赵锦棠手。)
朱春登(白)哎呀,妻呀!
赵锦棠(白)侯爷为何这等相称?
朱春登(白)我是你丈夫朱春登作官回来了。
赵锦棠(白)当真?
朱春登(白)当真。
赵锦棠(白)果然?
朱春登(白)果然。
赵锦棠(哭头)啊……我的夫呀……
(西皮散板)只说是夫妻们不能相见,
又谁知今日里又得团圆。
朱春登(西皮散板)问贤妻老娘亲可在外面?
赵锦棠(西皮散板)老婆婆现在那席棚外边。
朱春登(西皮散板)贤妻带路把母见,
(朱母暗上。李仁暗上。)
朱春登(西皮散板)儿是朱春登作官回还!
(白)。?盖,我是你儿朱春登做官回来了。
朱母(白)砸了你的碗,赔你的碗就是了。
赵锦棠(白)。∑牌挪槐睾ε,你儿春登作官回来了。
朱母(白)哦,你是我儿春登回来了?
朱春登(白)正是。
朱母(白)。??,为娘我要了饭了。

朱春登(白)中军,
李仁(白)有。
朱春登(白)请你二老爷。
李仁(白)是。
二老爷。
(李仁下。朱春科上。)
朱春科(念)听兄长唤,上前问根源。
(白)兄长何事?
朱春登(白)贤弟,你伯母、嫂嫂当真亡故了么?
朱春科(白)。⌒殖ず纬龃搜裕军br/>朱春登(白)你往上看!
朱春科(白)哎呀,我那伯母、嫂嫂。狘br/>朱春登(白)贤弟,你我在朝为官,不能治家,焉能治国?婶娘作出此事,你要与我问个
明白。
朱春科(白)小弟一概不知,待我请母亲出来,问个明白。
有请母亲。
(宋氏上。)
宋氏(念)侄儿作了官,凤冠霞帔我来穿。
(白)儿。?肽隳盖壮隼,有何话讲。
朱春科(白)伯母、嫂嫂当真亡故了么?
宋氏(白)当真亡故了。
朱春科(白)朝上看来。
(宋氏门外偷看。)
宋氏(白)哎呀慢着,我把他一家子都害苦啦!这要追究起来,我拿甚么话说呀?干脆
跳井去吧!
(宋氏下。)
朱春科(白)看我母亲变颜变色,待我赶上前去!
(朱春科下。李仁上。)
李仁(白)太夫人投井已死!
朱春登(白)好好安葬。
请母亲后堂更衣。正是:
(念)转战沙场有数年,
朱母(念)婆媳受苦牧羊山。
赵锦棠(念)且喜今日重相见,
李仁(白)老太太!
(念)骨肉相逢庆团圆!
朱母(白)春登,媳妇,来呀!哈哈哈。
(尾声,众人同下。)
(完)

历史解密战史风云野史秘闻风云人物文史百科

流亡19年的晋文公,是如何带领晋国成为霸主的?

晋文公逃亡19年,虽然历经磨难,但也收拢了许多优秀的人才,此时晋国的领导队伍,绝大多数都是在重耳逃亡期间组建的班子成员,可...详情>>

历史上十大篡位皇帝,你知道多少?

纵观历史,为了帝位,兄弟反目,互相谋害毒杀…上演了各种夺位、篡位的历史大剧。那历史上非正常登基的皇帝有哪些?今天我们就来说说...详情>>